绣春刀

努力写有意义的故事 请勿转载 杂食

【贺红】罪有可赦(八)

破镜重圆

*雷

第一人称红毛视角

私设

原创人物

OOC

这篇文我其实写的很没有底气,因为原作走向越来越甜,我也开始有点下不去手。不过好在有你们,大家的留言和喜欢都是支撑我写下去的动力,真的非常感谢,鞠躬。(心)

(八)

 

回忆有时候像把刀,把你从中间割开,一半是黑的,一半是红的。

 

我那会儿脾气很倔,说好听点叫自尊,说白了就是死要面子。虽然嘴上不说,我心里其实非常感激他们为我做的一切。那点恩情,足够我涌泉相报了。

我知道贺天的手无论如何都不能恢复原样了,那道疤会像一条丑陋的蚯蚓一样永远爬在他手掌心里。他除了受伤那天,就再也没有跟我提过手上的伤。我偶尔会梦到他那天鲜血淋漓的样子,醒来后就呆坐着,听客厅里时钟滴答滴答响。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意他。我不是个会想很多的人,一想到关于他的问题我就觉得脑仁疼,恨不得把心从胸膛里刨出来扒开看看里面到底装着些什么。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瓶盖儿对方圆的诱惑力。

 

前一天晚上我拿着一个月的账单去找贺天,让他给我结钱。这混蛋倒是很爽快,也没有乘机刁难我。临走的时候他叫住我,告诉我第二天不用去他那里,他有事不在家里吃饭。

第二天是周六,超市那边正好我轮休,也不用去给贺天做家务,简直求之不得。窝在家里睡到自然醒,从窗户看下去,小傻狗不在垃圾桶那儿,不知道上哪儿玩去了。

突然之间闲下来,我反而浑身不自在,暗暗感叹自己就是个劳碌命。坐在床上点开聊天软件,最上方是方圆的头像,我最近一次的联系人是他,一个月以前。我在这个软件里没几个好友,跟我说话的只有方圆。其实见一跟我要过几次联系方式,我一直没给,总觉得他这种光芒四射的人不是我应该去沾染的。而贺天,我跟他只用短信联系。

方圆的头像亮着,是两个羊角辫,一看就是他妹妹。手指在屏幕上划来划去犹豫了半天,几行字输了删删了输,我烦躁的把手机一扔倒回床上。

这么大的事儿不告诉他,说到底是我不对,但他也不用这么久了还要跟我冷战吧?妈的,说点儿什么好……想起之前蒋姐的八卦,刘老太太和她的老姐妹,阴阳相隔。一听就很扯……我甩了甩脑袋,把心一横,捞起手机给方圆发了条消息。

“有空没?捡瓶盖儿去不去?“

捧着手机等了一会儿,我估摸着着傻逼大概不会回我了,扔了手机打算去洗脸。手机提示音叮咚响了一声,方圆头像上那两个羊角辫一闪一闪:“去。“

 

其实捡瓶盖曾经是我跟方圆两人共同的爱好。两个小屁孩儿从一个垃圾处理场野到另一个垃圾处理厂,一天下来钻的灰头土脸就为了找到珍贵的收藏。

那时候方圆的妈妈还不赌,我爸跟我妈还没分开,我爷爷还没去世,会坐在小院儿的树荫下教我识谱。

只是时过境迁,年少的岁月都跟着换掉的牙齿一块儿消失在屋顶和床脚了。这是语文课代表上课念优秀作文最常念到的句子,每次我都在这种句子里开始一节课的睡眠。

我已经不喜欢捡瓶盖儿了,一切都不一样了,唯一留下的大概只有方圆的老凤凰牌自行车和我手上按弦按出来的老茧。

可是方圆还在执着的坚持着这件事情,当成事业一样在认真经营。

 

我跟他在约在以前最常去的垃圾处理厂碰头。中秋快到了,天气一天比一天凉,他穿了件长袖外套。

看到我,他停下脚步移开了视线,环视了一周才开口:“开始吧,我可是翘了零工来的。“

我一路跟着他,看着他在成山的垃圾里挑挑拣拣,偶尔拿起一个仔细端详一会儿又放回去。

他在一堆垃圾前蹲下,我背着手站在他身边,跟小时候犯了错罚站似的。不知道怎么开口,直接认错吧?太没面子了。问她妹妹?他估计回答了之后就不会再说什么了。

我脑子里打着小算盘,脚在垃圾里扒拉来扒拉去。

脚下突然出现个小圆盖,我眼前一亮伸手拍了拍方圆蹲了下去。

“卧槽!你快看,这不是以前那种很老的酱油瓶盖儿吗?!“

是什么牌来着?样子跟老包装的红星二锅头长得很像,瓶盖儿时绿色的,在阳光下看着跟金龟子的壳颜色一模一样。这种酱油大概在我小学四五年级那会儿就不生产了,因为从那以后我跟方圆再也没捡到过这种酱油的瓶盖。

我捡起来拿在手里,被方圆一把抢了过去。

“卧槽,还真是……”方圆左看右看,眼睛都直了。

我用手肘拐了他一下:“你还记不记你第一次看到喜欢的不行,连你家酱油的瓶盖都偷偷拿来砸扁了用根线穿着挂在脖子上,被你妈发现了满大街追着打。”

他噗一声笑了出来,我开始跟着他笑,两个人傻逼似的笑成了一团,直接倒在了地上。

笑了很久,我快笑不动了。方圆从地上坐起来,摸了摸眼角笑出来的眼泪,看着瓶盖儿叹了口气:“你不知道,我找这种瓶盖不知道找了有多久了。”

天上的云随着凉风从一个垃圾堆的上空飘到另一个垃圾堆的上空。

我仰躺在地上看着他,说:“对不起。”

“你个傻逼。“他笑了笑,仰起头看着天上的云,半晌才开口道:“我就算赴汤蹈火也会帮你的。”

我没说话。方圆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伸手把我也拉起来:“继续吧,走。”

我知道方圆一定会尽全力帮我,换做我也是一样的。方圆的底线只有一个,那就是方欢欢。

 

“中秋你打算怎么办?你爸回来吗?“从垃圾处理厂出来,方圆突然问我。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

方奶奶开始满面愁容,“要不你跟我一块儿到我叔家过得了。“

“行了,你就别操这份心了,我一个人还清静些。“

回去一路上方圆都试图说服我去他家过中秋节,无所不用其极。大街上我被他夹在嘎着窝里威胁,扬言要把我的头发剃了。

我被他逗得不行,笑着骂他傻逼。

 

“哟!红毛!好巧。”

尴尬总是来得正是时候。我跟方圆就这么在街上迎面遇上了贺天和见一。

方圆一松劲儿,我从他胳辄窝里钻出来。

“我跟贺日天一块儿出来买展希希的生日礼物,没想到会遇到你。”说完他又转头去跟方圆打招呼。

哦……原来贺天说的事就是跟见一一块儿逛街。展正希要过生日了?

见一很热络,他这自来熟的性格也不知道到底算优点还是缺点。自从那次篮球赛以后,他对我的态度可以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开始跟我称兄道弟。

方圆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贺天双手插在裤兜里站在见一身旁,高傲的抬着下巴斜睨着我和方圆。他今天穿了件灰色的纯棉T恤,这种本来有点偏暖的颜色衬得他的肤色更白了。之前给他洗衣服的时候我见过这件衣服,翻了半天找不到标签,我就直接扔进洗衣机里去洗了,看来还能穿。他的衣服好像都是这样,要么没标签,要么藏的很隐秘,洗的时候真是伤透脑筋。

看着他这冷硬刻薄的表情,我心里莫名的有点儿不爽。怎么?打扰了你跟你的王子的约会?

一想到他对见一抱着那种…………我就觉得膈应,心里憋着口气,喊又喊不出来,咽又咽不下去。

说起来,在对待见一这件事情上,贺天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我原以为他会是那种看上了就一定会不择手段弄到手的人,哪怕对方是个男人。然而事实上他的表现却跟我的想法天差地别。

克制,及其克制,克制的不像贺天。我去给他做饭,他有时候会突然问我跟见一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认识的,有时候会问我知不知道展正希跟见一是怎么认识的,有一次甚至问我有没有见过见一的父母。

这种暗搓搓小心翼翼的样子我看着都觉得憋屈。拜托大哥,有见一生活小百科的人是你好吗?

 

气氛一时间变得诡异起来,方圆大概也感觉到了敌意,看着贺天的眼神有点阴鸷,唯独见一浑然不觉,嘻嘻哈哈插科打诨。

我咳了一声,“你们慢慢看,我们先走了。”说完我叫上方圆绕过他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在路口分别的时候,方圆问我:“刚刚那个人,就是这次帮了你的那个吗?”

见一他认识,他指的应该是贺天。我看着他点了点头,他没再说什么,也点点头,转身要走又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对了,你还退不退学?”

我看着他的眼睛:“不退了。”

 

我决定辞掉蒋姐那儿的工作,专心念书,做个有用的人。

至于找新住处要花的钱,假如我能一直给贺天做钟点工,他支付的工资算一算足够我找间小屋子了。

 

中秋那天是展正希的生日。这是中秋节放假前一天见一来叫我去贺天家一起过节的时候说的。

当然我一开始是拒绝的。

见一这家伙腿伤好了之后又开始活蹦乱跳,我在学校就没有一天安宁日子。下课的时候他溜到我班上来找我,跟我同桌的男生刚好出去上厕所,见一大爷似的坐在我旁边的凳子上过来揽我的脖子。

“哎呀来嘛红毛,大家都是孤家寡人,刚好凑一桌麻将。“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一定有阴谋。

他看我不说话,纠结了一下,一咬牙一跺脚开口道:“好吧,其实是贺日天说你做饭很好吃,我早就想尝尝了。而且,”见一搓了搓手,一脸猥琐,“刚好展希希生日,你要是能再做个生日蛋糕就更完美了。”

我低头把他的手臂从脖子扔下来,没好气道:“我没那本事。”

这些话里一定有添油加醋的成分,至少贺天说我做饭好吃那句是。

第二次被派来当说客的是贺天。他往我面前一站,看到他的眼神我就腿软。我还有说不的资格吗?没有

其实不管怎么样到最后我都会答应。只是做顿饭而已,毕竟中秋嘛,也得有个吃饭的地方不是。而且贺扒皮说中秋那天也会给我算工资……

再说一遍,我不是为了钱,主要是我胸襟宽广。

 

中秋那天中午,我按着见一给我的菜单买了一堆菜去了贺天家。两手都没空,我只得抬起手肘去按门铃。

来开门的是见一,一看到是我立马特别狗腿让开路:“哎哟大厨!快请进快请进。”

贺天光着脚坐在地板上,脚边一堆游戏碟。手里握着游戏手柄,面前摆着台屏幕挺大的笔记本电脑。他扭头看了我一眼,又转过头去盯着屏幕。

见一从背后一把揽住我的脖子,指着电脑和手柄说:“厉害吧,都是我从家里搬过来的。贺日天太无趣了,家里什么玩儿的都没有。”

那得瑟的模样,跟说,“你看,这片鱼塘都是我给你买的”一模一样。

贺天别的厉害,不过游戏好像不是很在行。我才往屏幕上瞟了一眼,就看到game over X3了。

见一从背后推我,说来来一起玩儿,展希希要先回家跟家里人一起吃饭,然后再过来。饭不着急做,咱们先来虐死贺日天这个菜鸡。

我只得把东西都放进厨房,跟他们一起坐在地板上玩游戏。他们玩儿的是一款动作冒险游戏,大致就是玩家操控身为宝藏猎人的主人公寻宝的故事。战斗流程有点像CS,可以切换不同的枪械。

我们三人分别选了三方敌对势力,要在游戏里争夺同一个宝藏。见一在第五次击毙贺天的时候终于爆笑出声,大喊农奴翻身把歌唱,没想到贺日天你也有不行的时候。

贺天把手柄一扔,长臂一挥一把把见一捞在怀里勒着他的脖子揉他的头发,勾着嘴角说谁不行,我让你看看到底是谁不行。见一倒在他身上笑的泪眼婆娑。

见一的头发很顺,总是软软的搭在额头上。人都说头发软的人脾气好。

贺天大概也挺喜欢他这一点的,眼里的笑意很温柔。贺天这个人,见过的大概都不会想用温柔这个词来形容。现在在见一面前的他,跟我平时见到的那个大概不是同一个人。

我也在旁边跟着笑。我还能怎么办,只能跟着笑,笑自己明明不能融入他们,还在这里坐着干什么。

蛇立说,试一试,就知道了。

可我不想试。

 

谢天谢地,展正希终于来了,我总算有借口逃到厨房。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以前只要是我不喜欢的我就会毫不犹豫的离开,完全不会顾忌别人。我不明白自己在这几个人面前为什么要这么畏首畏尾。

 

其实我挺喜欢做饭的。以前为了省钱在家里自己做饭,我总是会想尽办法把简单的菜做好吃。给我一块豆腐,我可以做出十个不重样的菜。

贺天家的厨房是开放式的,跟外面没有什么东西相隔,我能清晰的听到他们吵闹的声音和game over的声音。

不过只要对着锅我就能安心。这是我能掌控的东西,我让它咸它就是咸的,我让它甜它就是甜的,不会再有别的变化。

那种莫名其妙的热闹果然还是不适合我,突然后悔自己应该答应方圆的。

 

我把新鲜牛肉拿出来洗干净,用刀背用力拍打了几下,放进盆里加上调料腌制,之后开始洗土豆。

听到打火机声响的时候我才察觉到贺天过来了。他背靠在橱柜上点烟,腿伸的老长。

我就不明白了,这人怎么这么喜欢在厨房抽烟,这里是吸烟室吗?我瞟了他一眼接着捣土豆泥。

他怎么有兴致过来,烟瘾犯了来一根吗?我回头看了一眼,见一跟展正希两人拿着手柄打打杀杀喊的火热。

还是说王子跟青梅竹马的骑士在一起让他不自在了?我被自己的想法逗得有点想笑。

还是接着做饭吧。

感觉到他的视线,我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他换了个方向,侧身懒洋洋的靠在流理台上,叼着烟若无其事的看着我。那样子说不出的痞气。

我本以为自己已经是个很匪的人,却还是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心跳开始加速。我皱了皱眉,回身盯着手里的菜刀。

其实我不太喜欢他光着脚到厨房来,地上有水。

一会儿的功夫,他把烟头往垃圾桶里一扔,又回去了。

 

那顿饭吃的我很别扭,但依然祝展正希18岁生日快乐。席间见一一直在很夸张的夸我做的炖牛肉好吃,吃到最后撑的趴在饭桌上,展正希不住的抹他的后背帮他顺气。

决定谁洗碗用的是那种看似最公平最古老却又最无赖的方式——划拳。

…………

我觉得他们三个是窜通好的,三局两胜,我每一次都无差别命中。我认命地朝三个奸笑的人竖了竖中指。

见一猛地从凳子上站起来,自告奋勇的要来帮我。贺天和展正希去收拾地上打完游戏后的一片狼藉。

“哇红毛,自从你来做饭以后,贺日天的房子终于有点儿人情味了。”

见一爬上爬下翻箱倒柜,这里摸摸那里看看。他对贺天的厨房很熟,我让他帮忙拿什么他都能找到。

我把碗一一洗干净,他负责把碗摆进柜子里。

空闲的间隙,他问我:“红毛,你也一直是一个人吗?”语气十分小心翼翼。

看我没回答,他一副了然的样子靠了过来,大概是以为我想起了什么伤心事。

“我也一直是一个人。我妈很忙,春节的时候才会回家。只有来打扫的阿姨每天照顾我。”

我看了他一眼,把洗干净的碗递给他。他抬头把碗放进柜子里,大概是因为有点高,他的声音里带着仰起头的气音:“还好有展希希,后来又遇见了贺日天,又遇见了你。“

他用手肘撑在灶台上对着我笑:“其实我一直觉得你不像外表看上去这么凶。“

那你真是看错我了。

 

把一切做完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贺天这个巨大的落地窗简直是赏月的绝佳地点。我本来要回去了,被见一拉着跟他们一起坐在地上靠着贺天那张大床的床沿。

见一把灯一关,光线瞬间暗了下来,一大轮明月映在玻璃上,就好像跟所有人只隔了一扇窗那么近。

我坐在最靠里的位置,身旁是贺天,贺天旁边是见一和展正希。一整箱啤酒被我们喝的见底。

见一喝的有点打摆子,赖在展正希身上耍酒疯,月光在他脚下被他踩来踩去。

黑暗里我大概有点喝迷糊了,握着啤酒侧头看贺天。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察觉到的,也转头看着我,他的眼睛里的星辰此时换成了一轮明月。他身上很暖,有淡淡的烟味,让我有些贪恋。

小时候跟家人一起过中秋节,我爷爷跟我爸喝酒,兴致上来了他就会叫上我爸,俩人在月光下并排坐着,用二胡奏邓丽君那首歌,《明月几时有》。

我就站在一边看着,学爷爷的指法。

后来自己会拉了,我爷爷也走了,我爸不知道身在何方。

突然心里有点痒痒,我有点想念家里那把二胡了。

手机响了一声,方圆给我发了条短信:中秋快乐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此事古难全

评论(24)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