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

努力写有意义的故事 请勿转载 杂食

【贺红】罪有可赦(六)

破镜重圆

*雷

第一人称红毛视角

私设

原创人物

OOC

沿用漫画剧情的部分到这里就结束了,依然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和支持。(心)

(六)

 

“ 什么?!你要跟见一他们一队打篮球联赛?”方圆倒坐在我前面的课桌椅上,嘴张得老大。

“ 嗯。“

“ 今天放学?“

“ 嗯。“

方圆把头凑了过来,一脸八卦:“ 我说,你跟见一不是一直不对付吗?怎么转性了?“

“ 唉行了,别串门儿了,快回你自己班去,一会儿老太婆来了又得挨骂。“我伸手推了他一把。下节是班主任的课,老太婆最喜欢提前上课,烦得很。

“ 放学我得去幼儿园接我妹,看不了啊。“方圆摸着下巴站了起来,伸出手指在我桌子上点了点,”二班罚球小队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你自己小心点儿。“

方圆自从有了妹妹,整个人就变得越来越婆妈,但是做饭依然很难吃。

“ 快滚吧方奶奶。“

 

其实我不太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找我打后卫,这个位置看着简单,其实很重要。我要是故意传错球或者掉球,轻轻松松就能让他们输掉比赛。

 

下午4点,各班球队都到球场集合做着准备活动,我们这边除了见一三人加上我还有个人,是见一班上的,名字我不知道,剪着个寸头。长方形的球场四周被围的水泄不通,几乎都是女生,这还没开始呢尖叫就没停过。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大概有三个人,见一、展正希和贺天。见一有展正希在身边没几个人敢接近,然而贺天那边只能用花枝招展这一个词来形容。我活动着手腕脚踝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超市六点上班,打完球去大概没时间吃饭了,不过蒋姐那儿应该有剩的三明治……

“哟红毛,”见一头上戴着个头带朝我走过来,“谢了。”

我瞟了他一眼没说话,把脚蹬在台阶上紧了紧鞋带。不远处贺天脱了校服外套叉着腰喝水,周围被女生围了个圆,他好像感觉到什么似的扭头看了过来,我低下了头。自从那天在贺天家里看到那些照片,我现在只要看见他俩同时出现就觉得别扭的不行。贺天后来也没有再跟我说什么,就好像一点儿也不担心我会把他的秘密说出去一样。展正希对见一什么样,我从高一开始看到现在,自然很清楚。不就是蛇立那样吗,两个男人…………现在又加上个贺天,这就不是无聊童话里经常写的公主和他的两个骑士的故事……不对,是王子?我被自己的想法恶心了一下。

我当然也没那个闲工夫去研究他俩跟展正希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只要别扯上我就行。贺天于我而言,只是个打过一架勉强认识强迫我擦药的……人。

裁判吹哨,比赛开始了。各队伍上场集合,我率先走上前去,经过见一的时候搭了一下他的肩膀。

 

罚球小队果然名不虚传,上半场所有得分几乎是罚球罚来的。对方耍赖的小动作太多,裁判发现不了。展正希脾气也挺暴的,几次想砸了篮球撸袖子上去开干,最后都被见一拦了下来。

所以人都被搞得十分暴躁,唯独贺天这混蛋看上去心态异常平静,每次进球得分他都要朝场外计分处的两个小姑娘眨一下眼睛,两人被他搞得脸颊通红,其中一个扎独辫的我看差不多快晕过去了。

其实说实话,贺天球技挺不错的,每个动作几乎都很标准,投篮带着股洒脱劲儿,再加上他身材确实不错,那帮女生迷他也不是没有理由,只不过不知道他骨子里有多恶劣而已。

 

上半场最后30秒,我闪身接过贺天抢下的篮板球回身传给早已等在篮下的见一,终于在最后一秒扳平了比分。

“yes!“见一兴奋地直接跳起来整个人趴在了展正希身上,”红毛!“,他从展正希身上跳下来几步跨到我面前跟我击掌,”好样的!“

贺天站在一旁笑着撩起T恤下摆擦额头上的汗,露出了劲瘦的腰身,场外又是一阵尖叫。

 

中场休息,我们一群人围在一起商量对策,上半场被对方把所有人的脾气都给激了出来,前嫌啥的都去他妈,必须先团结一致,绝对不能输给这群玩儿阴招的孙子。

 

还有几分钟下半场开打,我坐在球场外围的休息区恢复体力,中午吃的有点儿少,这会儿已经饿了……

贺天一手插着裤兜从女生堆里朝我走过来,手里拎了瓶矿泉水。他手臂的力量很足,稍微动作都能看到肌肉拉伸的纹路,这点大概没人能比我更了解了。

他嘴角挂着轻佻地笑,手里的矿泉水抛了过来,我下意识抬手接过。刚想拧开喝口,突然想到这水指不定是哪个崇拜者给的……有点恶心,我嫌恶地皱了下眉把水放到一边。贺天看了一眼我的动作没说什么,走过来并排站在我身边。

“伤还疼吗?“他看着球场问。

“托您的福,好的差不多了。“其实我一直不是很明白他这种打完架还包伤后服务的这种做法。虽然那天被贺天下狠手擦了药之后确实好了很多。

他扭头瞥了我一眼,继而蹲下身子跟我视线平齐,那双狼眼看上去有点危险:“你就这么跟你的恩人说话?“

我瞪着他刚想开口反驳,就听见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那声儿很大,我能听见,就代表着贺天也听见了。

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你…………“,正好这时候裁判吹哨,谢天谢地,我噌一下从地上爬起来,迅速地,用我这一辈子都没用过的,比逃离火灾现场还迅速的迅速,跑进了球场。

 

 

开局跳球,贺天再次抢到先手,队伍迅速散开,见一朝我做了个手势,那意思是,防中锋。对方的中锋应该是整队里技术最纯熟的一个,而且看得出来每次对方的犯规小动作都是他在指挥。他的名字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长相特别路人甲,就叫他阿甲好了。

贺天仗着身高和力量的优势篮板球就没落过,阿甲在我和见一的轮流防守下施展不开,队伍瞬间没了章法。展正希和寸头投篮的准头很不错,比分渐渐拉开。阿甲咬牙切齿,在发球的间隙对着我和见一比了个中指。

其实这大概是个“你们完了“的暗示,只是我和见一都没看懂。

下半场打到一半,场外的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阿甲的愤怒隐藏在这些尖叫声里准备随时爆发。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一瞬间。

展正希再次进球得分,阿甲抢下篮板球带球回场,见一照例冲上去准备把他拦在线外,我则跟在见一身后一边闪身躲着对方的防守,一边等见一防不住的时候接上去。阿甲气势汹汹,一阵风似地过来丝毫没有停下脚步。他侧身用肩膀直接撞上见一的胸膛,见一被他一下撞开,擦身的瞬间我清楚地看到他抬脚狠狠踹上见一的小腿。简单而暴力。

我推开挡在面前的人冲上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跟被踢过来的见一迎面相撞,摔到了一边。见一躺在地上抱着小腿疼的没了动静。

一瞬间所有人都怒了,裁判在一旁疯狂吹哨也丝毫压不住场边的骚动。我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摔得有点儿懵。展正希从篮筐下冲过来把见一抱在怀里,贺天蹲在旁边检查见一的腿。我也想过去,试了两次没能成功,背疼,估计是刚才摔的。

阿甲抬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一脸无辜,寸头特英雄的站在前面和他们所有人对峙。见一表情十分痛苦,话都说不完整。贺天始终低着头,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能看到他被汗水湿了一大片的背。此时此刻的我坐在外围,像个局外人似的看着这场纷争。

展正希嘴里不停念叨着什么,看样子是要起身上去找阿甲报仇。贺天一下站了起来,伸手拦住展正希。

“你带他去医院,腿伤不能耽误,这里交给我。“那声音很冷,听得我打了个寒颤。展正希怒视着阿甲,点了点头。在寸头的帮助下背起见一离开了。

贺天侧头看了我一眼,问:“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他没再说什么,走上前去,抓住阿甲的衣领将他一把提了起来。贺天整个人散发着怒气,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狰狞。阿甲虽然面上还在跟贺天杠着,但是我知道他已经害怕了,他的手在抖,一如当初的我。

裁判是学生会体育部的一个男生,被这样的贺天吓得根本不敢上前去阻拦,急得在原地打转。

贺天像一把开锋的利刃,把阿甲逼得直冒冷汗,只听他缓缓开口:“我们少了个人,这球打不下去了。不如这样,咱们文明一点,我跟你1V1,你赢了我们认输,我赢了你道歉,医药费你出。”语气中完全没有商量的意思,阿甲一动不动机械的点了点头。

说完他看向裁判,眯起眼睛笑得满面春风,刚刚那可怖的样子完全无迹可寻:“裁判,同意吗?“

结果可想而知。

一场篮球赛最后变成了斗牛。看着贺天跳球的背影,我突然间意识到,贺天对见一的回护,或许丝毫不亚于展正希。

阿甲被打的很惨,不是打篮球的打,是殴打的打。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跟谁玩儿阴的,都不要跟贺天玩儿,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贺天简直无所不用其极,我彻底见识了什么叫在球场上整人,阿甲的惨叫就没断过。大概都被贺天刚刚的样子镇住了,在场的没一个人出声阻止。贺天一个接一个进球,阿甲毫无还手之力,输了比赛。

贺天架着奄奄一息的阿甲过来,弯腰把我从地上拉起来,微微一笑:“走,咱们带着甲哥去跟见一道歉。“

我清楚的看到阿甲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见一的左小腿轻微骨裂,只能绑上石膏等着慢慢恢复。每天上学在校门口活蹦乱跳的见一变成了杵着拐杖的见一,他更以此为借口整天趴在展正希背上不下来,一看到我就喊救命恩人。我对他这个称呼嗤之以鼻。我哪是什么救命恩人,你的救命恩人是贺天和展正希,我充其量是个旁观者。

可能是脾气太差,除了方圆我在学校里其实没什么朋友,我也不愿意交什么朋友,脑子里只有退学赚钱找房子。那场球赛之后,我跟见一他们三人之间似乎有什么变了,可又说不上来,这种感觉让我觉得陌生,无法掌控的恐惧让我异常烦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见见一杵着拐杖站在我面前嬉皮笑脸的样子我就烦不起来。

 

我决定答应袁飞,不就是顶替别人退学吗?只要能让我退学,管他是谁。

 

我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袁飞会这么好心真的救我与水火,却也没想到他会把我往刀山上推。棋差一招,被他打的人仰马翻。

我不是强奸犯,我不是。

没有人相信我。

这事儿是我自己决定去做的,可是结果太过沉重,我负担不起。

 

所以见一跟展正希一起闯进校长办公室的那一刻,我的脑子还是懵的。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我连方圆都没有告诉。

看着他们把证据一样一样列出来证明我是被人陷害的时候,我脑子里只有一句话:莫关山,你真他妈傻逼。

我冲出了校长办公室。

见一腿还没有好,自然是追不上我,展正希更不会追上来。我避开人群,绕到了操场后面的栅栏围墙边。

“喂,红毛。”

我停住了脚步,贺天的声音。

他一手插在裤兜里,嘴角挂着嚣张的笑。举在半空的那只手上满是鲜血,一道伤口横贯整个手掌,深可见骨。

“我可又救了你一回。”

我眼底一阵泛酸,妈的傻逼,又在哪儿。

我在心里骂着,朝他走过去一边脱下衬衫在手里团成一团,用力按上他的手掌,

“你他妈傻逼吗?!不知道止血?!“

他不回答,只是低头看着我,嘴角的笑意丝毫不减。

“我可是为你受伤了,你就不打算报答报答?“

我死死盯着手里的衬衫团,看着它渐渐被贺天的血染成红色。

“就这么定了,你来给我做钟点工照顾我。等我伤好了,开始给你算工资。“ 

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让我有点着迷,我偏头清了清嗓子:“老子有工作!“我不能再开口了,不然真的就藏不住哭腔了。我不喜欢哭,非常不喜欢。

见一杵着拐杖从拐角处一步一挪的走出来,展正希跟在他身后小心的伸手护着。他在贺天身后站定,笑着朝我开口:“红毛,贺日天很有钱的,不敲他一笔可就亏大了。“

我不自然地扭头看着栅栏外的人行道,眼泪不争气流了下来。

他们,是你的朋友吗?

评论(13)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