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

我爱赤井秀一,一百年,不动摇

【文评】关于那个首字母为B的童话故事

一家人要齐齐整整,嘿嘿

 

关于那个首字母为B的童话故事

                        ——《Burning light》文评

大言不惭地扬言要写小作文,实则无从下笔,字字斟酌,不知所言。

 

我之所以叫它童话故事,是因为它太美好了。美好的让我不敢相信,甚至让我这只单身狗不禁开始思考,是不是全天下的有情人都是他们这样的。

 

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就,先说贺天吧。

Burning里的贺天可以说是满足了我对未来另一半所有的幻想。这个男人的魅力我想不用我再多说,已经透过文字征服了很多很多人了。

序章的描写是独属于贺天的——一个怪异的追逐龙卷风的人。说他怪异,是因为他的行为分明在寻求一种极端的刺激,可我却无法从他眼中捕捉到与死神亲吻时那本该燃起的火苗。

那一刻我开始疯狂地想要窥探这个男人过去。那时的他一定意气风发不可一世,拥有本该拥有的,想要拥有的和大多数人无法拥有的一切。一定在轰鸣声与漫天沙尘中高喊过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假如割开他的血肉,一定能闻到他骨髓中弥漫的机油味。

那时的他,是一个少年。

后来我终于能从闪回的片段中拼凑出他过往的经历,很俗套,很普遍。却也恰恰告诉了我这个男人该是有多么温柔多么善良多么勇敢。那时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谁也不想伤害,所以他拼命想要两全。

然而世事难两全。现实太过锋利,只一刀,就削下了他青涩的外壳。时间的洪流催着他玩命生长,最终完成蜕变。

他站在万丈高楼上俯瞰光华中密密麻麻如蝼蚁般的世人,唇间香烟微弱的火光映照不到的地方,是过去的鬼魅在作祟。

荒原上寸草不生,直到一把野火烧过。

其实整个故事里我最喜欢的,不是他们水乳交融的时候,不是他们灵欲结合的时候,也不是他们两情相悦的时候。

而是他们初遇的那个时候。

“嘴放干净点儿。”贺天低声警告,表情没什么起伏,却有种迫人的威压,“没赛籍,你混什么?”

“来,和我干。”

“赢了我,我给你赛籍。”

“输了,就他妈乖一点。”

这是我觉得全文最经典的片段,也是真正征服我的片段。

贺天简短的几句话,看似是在整治撒泼任性的孩子,而隐藏在这背后的却是尊重。

用你能够接受的方式,教你做人。

这就是他们该有的相处方式。没有谁能因为天生的境遇高谁一等。他们是两颗独立的星,隔着银河对望。

小莫仔的出现无疑唤起了贺天心中曾怀有过的少年心性。火苗已经熄灭,无法再点燃,但这并不妨碍他捧着心灯欣赏河对岸那点即将熄灭却仍倔强燃烧的火星子。

他的欣赏不惨一丝杂质,站在安全距离之外在恰当的时候施于援手。他希望小莫坚持梦想不留遗憾,其实也是在弥补他心中的遗憾。

他的一念之差,亲手在自己修砌的铜墙铁壁上凿开了一条裂缝。

感谢小莫仔的出现,让我更加切实的触摸到了这个男人的温柔。那是一种带着距离感的,冰冷的温柔。这个人是好人,也是个让人恨不起来的坏人。

他越温柔,就越伤人。

可是我不忍心责怪他,谁会忍心去责怪他呢?他的爱注定要漂浮在层云之上,只等一个有一飞冲天的勇气的人。

 

这个故事里的小莫仔,我想叫他处子。

他是那样干净,比伊甸园里的亚当还要单纯。其实关于他,我反而觉得没有什么可说的。因为他真的一点也不复杂,一眼就能看到头。

他拥有一个少年应该有的所有的样子。真挚,赤诚,勇敢,善良,坚强……人世间所有美好的品质都可以从他身上找到。

看完全文的下一秒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

你勇敢过吗?

从来没有。

没有为梦想奋力抗争过,没有为生活努力奋斗过,更没有为爱情拼尽全力过。

我从来都把自己关在窄巷里,看着两头无尽的黑暗,脚步不敢挪动半分。

所以我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

所以我很羡慕他,羡慕他的勇敢。

我也想像他一样勇敢,像他一样洒脱。

看到天边有一颗美丽的星星,想得到,那就用尽全力去追逐,实在追不到,那就让它挂在那里好了。

他的才华和勇气为自己赢得了青睐,也照亮了另一个人内心的荒芜。

他是真正的少年,愿他永远是少年。

 

世间最纯洁的处子,只有最完美的人才有资格采撷。

所以我私心觉得这是个童话。

人说,原作是一座冰山,而原作者给出的只是冰山一角。同人作者的工作就是去描绘出这座冰山隐藏在海面下那巨大而深邃的轮廓。

在《burning  light》里,贺红两个人不再只是两个二维的画面。作者赋予了他们美好高尚的品格,将一个完整的人生呈现在我面前。

谢谢叔让我能透过文字去看他们的爱情,看他们披荆斩棘,春暖花开。也让他们,给了我寄托,教会了我很多。

表白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感觉无论怎么说,隔着数万公里的网线,再动听也只显得苍白。

期待叔新的作品,会一如既往的支持下去。

最后想说一句。

感情不是施舍,那个辛德瑞拉也只生活在童话里。

评论(2)

热度(19)

  1. 廿一绣春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