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

努力写有意义的故事 请勿转载 杂食

【王叶】非典型性依赖(03)

*雷

现代AU

年龄差年上

私设

OOC

鞠躬(心)

03

王杰希看了一眼坐在他身旁的叶修,调转方向盘,黑色的凌志驶上马路汇入B市穿梭的车流中。

 

4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4年前叶修从医院的病床上醒来的时候,他的父亲因为伤重不治已经离开了人世。当时的王杰希作为副队长,负责主持后续的调查工作。

他坐在叶修的病床边,看着少年迷茫的双眼,用低沉温和的声音,缓慢地向叶修陈述残酷却又无奈的现实。

“我是警队的副队长,我叫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拉着叶修的手,在他手心里一笔一划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你和你的父亲遭遇了绑架,现在你们已经得救了。但是很遗憾,你的父亲受伤太过严重,抢救无效,已经不在了。”

叶修没有任何反应。

“坏人已经抓住了,我发誓,一定还你和你的父亲一个公道。”

半晌,少年依旧无动于衷。

王杰希眉头轻轻蹙了起来,刚想起身去叫医生,就看到叶修对着他噗嗤一声笑了。

“你大小眼儿。”叶修说。

少年天生一双笑眼,弯弯的眼角让他虚弱的脸庞看上去多了些许神采。

王杰希被叶修这一句话给说懵了,张了张嘴,半天只说出了个你字。

叶修看着王杰希,上扬的嘴角慢慢放了下来:“你说我爸,不在了。”

他低下头,手紧紧攥住了身上雪白的被子。泪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掉下来的,打在被子上,噼啪直响。在安静的病房里,一声一声。

王杰希沉默着,伸手搂住了叶修的肩膀。

 

三天后是林杰的葬礼。

天空青黑一片,王杰希捧着林杰的制服走在队伍的最前方。局长念完悼词之后,王杰希亲手将制服连同骨灰坛一起放入了棺木中。

一切结束,人群渐渐散去,王杰希脱下礼帽,在林杰的墓碑前站了很久。

他最后没能救下这位待他如兄的队长,愧意从那时起就在他心里上了一道铁锁。

感觉到脸上的湿意,王杰希伸手抹了抹,冰凉。他抬头一看,下雪了。看着墓碑上林杰的笑脸,他突然想起了那天那个在他面前强忍着不肯哭出声音的少年。

王杰希离开墓园,鬼使神差地开车到了医院。在医院大门前的公交站台上看到了冻得发抖的叶修。

叶修获救的时候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衣,王杰希当时把他抱在怀里,看到上面满是泥污和血迹。而此时此刻那件衣服又穿回了他的身上。

王杰希把车停在了叶修面前,降下了车窗。少年先是一愣,继而隔着纷飞的大雪,对他展颜一笑。

“上车,我送你。”王杰希说。

 

叶修的家在一个中等档次的小区,王杰希一路把少年送上楼。叶修跳起来从门框上拿下备用钥匙,打开房门。王杰希看着漆黑的屋子,俊眉拧了起来。

叶修打开灯,开了暖气,把身上王杰希的制服外套脱下来双手递还给他,然后朝他深深鞠了一躬。

“谢谢您。”

王杰希接过外套,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家里没有别人了吗?”

因为这间屋子确实看不出来还有人气。

叶修慢慢垂下了眼帘,轻声回答:“没有了。”

王杰希在心里轻叹一声,向前几步走近叶修,微微躬身看着他的眼睛问:“吃饭了吗?”

少年愣愣地摇了摇头。

“去换身衣服,出来吃饭。”

王杰希伸手搭了一下叶修的肩膀,朝摆在客厅角落的冰箱走去。

冰箱里可以吃的东西所剩无几,王杰希拿出两个鸡蛋和没坏的番茄煮了碗简单的番茄鸡蛋面,坐在餐桌对面看着叶修狼吞虎咽地吃完,给他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给我打电话。”王杰希收起随身携带的钢笔,起身穿上外套,低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叶修,“我走了。”

叶修跟着他把他送到了门口。

王杰希打开房门,脚步顿了顿,回身直视着叶修的眼睛,沉声说了一句话:“以后的生活可能会很辛苦,但不能放弃。”

叶修瞬间红了眼眶,看着他重重点了点头。

 

开车回家的路上,王杰希看着白茫茫的大雪,突然想起来不知道是谁这么说过他:“有一种人,总是习惯性地承担责任,你就是这种人。”

 

接到叶修的电话是在那之后第三天的半夜。工作原因王杰希的手机24小时都必须保持畅通。铃声响了第一声王杰希就醒了,他猛地翻身从床上坐起来,拿过手机看了一眼上面那个陌生的座机号码,按下了接听键。

叶修惊恐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王警官!王警官求求你救救我吧!我求求你!啊——他们又来了!他们来抓我了!你们不要再打我爸爸了!求求你们不要再打了!”

“是谁?你在哪里?你看到人了吗?冷静。叶修,听我说,冷静。我马上就来了。”

王杰希在听到第一句王警官的时候就抓起车钥匙出了门,寒风中他一直在不停地安抚叶修,黑色凌志开得飞快。

“我在家我好害怕……我好害怕好黑啊!”

“别怕,我来了。”

 

王杰希把车停在楼道口,几步跨上楼。

“叶修!开门,我是王杰希!”门被王杰希拍的砰砰响。

没有人应答,王杰希想起那天看到叶修从门框上拿下的备用钥匙,他伸手一摸,拿到了钥匙。

王杰希心道一声谢天谢地,急忙开门进去,整间房子灯火通明。

“叶修!”

王杰希喊了一声,扫视了一圈客厅,没有发现人,他按着记忆跑进叶修的房间,发现少年正整个人蜷缩在床与墙相接的夹角,浑身发着抖。

“叶修!起来,是我,起来。”王杰希半跪在叶修身边,一把攥住了他的肩膀。

就在王杰希碰到叶修的一瞬间,叶修一个激灵开始不停地反抗,对着王杰希毫无章法地拳打脚踢:“不要抓我!放开我!啊!!”

“是我!看清楚!我是王警官!叶修!”王杰希奋力制住叶修的双手,强迫他睁开眼睛。

叶修顿了一秒,下一秒他猛地扑进了王杰希怀里,放声大哭:“王叔叔!我好害怕——”

王杰希没有防备,险些被叶修扑倒。他稳住身形,紧紧搂住了怀里的少年,宽大的手掌有些笨拙地一下一下在他头发上抚摸。

“别怕,有我在,王叔叔在。”

他出门的时候没来得及换衣服,身上只穿着睡裤和一件薄T恤,温热的体温隔着那层薄薄的衣物传递到了叶修身上。少年心里一阵泛酸,眼泪涌了出来。

后来叶修总会想,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王杰希就不再只是一个救过他的恩人了。

 

叶修的心理有问题。

意识到这一点,第二天王杰希带叶修去看了心理医生。

刚开始治疗的那一个月,叶修仍然害怕晚上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在连续一个星期半夜被叶修的电话吵醒后,王杰希决定让叶修先搬到他家里跟他住一段时间。

虽然王杰希经常会因为案子整夜整夜泡在警局里,但幸运的是那段时间他都没有碰到需要他熬夜的棘手案件。

渐渐地,王杰希发现叶修似乎并不像他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的那样快乐。他不愿意接触除王杰希外的陌生人,有时他会一个人呆坐在房间里,一坐就是一整天。

心理医生告诉王杰希这是这一类人群多多少少会表现出来的状态,他正在对叶修进行疏导。他建议王杰希可以尝试陪着叶修,带他出门去接触新鲜的人或事。

王杰希试过几次,但叶修都表现得难以适应。王杰希一时没了办法。

 

这天王杰希去局里上班,偶然听到组里的两个年轻队员在讨论最近刚流行的一款名叫荣耀的游戏,他心中一动,或许这是一个办法。

他上前去询问,导致两个组员战战兢兢地跟他科普完整个游戏,下班时腿还是软的。

王杰希当晚就买了登录器和两张账号卡,回到家就带着叶修坐在电脑前下载了这个游戏,给叶修说这个游戏的基本玩法的时候,因为记不全又上网查了一遍。

叶修到底还是孩子,带着好奇登录了账号,给自己创建了一个角色,取名君莫笑。王杰希坐在一旁问他为什么要叫这个,叶修眨了眨眼睛,说:“他说古来征战几人回。我不信,我虽然现在在征战,但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

叶修拔下自己的账号卡,催促道:“王叔叔你也快建个角色啊。”

王杰希看着叶修眼中渐渐亮起的光彩,心里的一颗大石头慢慢放下了一半。他插入账号卡,想了想,给角色取了个名字,叫王不留行。

叶修皱了皱眉头:“王不留行?那不是味苦了吧唧的中药吗?”

王杰希点头。

“我觉得你不应该叫这个。”叶修表情有些嫌弃。

“那要叫什么?”王杰希挑眉。

叶修眯起一双笑眼:“应该叫王大眼儿,毕竟你大小眼儿嘛!”

王杰希被叶修弄得无奈,表情一时没绷住,笑着摸了摸他的头,而后正色道:“在这个游戏上你可以接触到不同的人,慢慢习惯,再次试着适应这个世界。但要记住,游戏跟现实是不一样的。”

叶修看着他认真地点了点头:“嗯,我明白。”

 

荣耀在某种意义上重新点燃了叶修对于生活的希望,在心理医生的帮助下,叶修慢慢地从创伤中走了出来,也爱上了荣耀。而王杰希工作繁忙,虽然创建了角色,但也没真正玩过几次。

叶修就这样跟王杰希住在一起,或许是出于习惯,两人谁也没有提起一开始的时候,叶修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住进王杰希家里的。

 

王杰希陪着叶修过了一个又一个生日,直到叶修16岁的那个夏天。

那一年B市流感病毒肆虐,已经出现多例死亡病例。叶修身体一直比较弱,到底还是中招了,把王杰希吓出一身冷汗。到医院检查之后,发现只是普通的流行感冒,医院病患密度太大,开了药之后王杰希带着叶修回了家。

当晚叶修又发起了烧,烧得脸颊潮红,眼睛里都泛起了水光。叶修不是那种粘人的性格,大概是因为发烧有些迷糊,王杰希喂他吃了药,被他拉着衣服不让走。

王杰希无奈,只好把水杯放到床头柜上陪他一起躺着。叶修蹭到王杰希身边抱着他的腰整个人贴在了他身上。发烧的叶修就像个小火炉,烫得王杰希一阵燥热,他睁着水汪汪的眼睛抬头看向王杰希,软绵绵地说:“王叔叔你真好,我想一直跟你待在一起。”

只一句话,王杰希脑子里嗡的一声,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下身起了反应。他深吸一口气,忍耐着,一直等到叶修睡着。

他小心翼翼地将叶修放回床上,盖上被子,关灯走出卧室,在客厅里坐了一夜。

性向,是王杰希隐藏得最深的秘密。

他是一个极其自律的人,从不抽烟,喝酒,他排解烦恼唯一的方式就是冥想。

那一夜他躬身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开始挖掘自己内心深处对于叶修的真实想法,他一直以来不愿去面对的血淋淋的真相。

你为什么会选择照顾他?

一开始是出于同情和责任,那么后来呢?

毫无疑问你对他是有欲念的,就在刚刚,你对一个16岁的少年,产生了欲念。

这是罪,并且触及灵魂。

这个少年是队长用命换来的。

你能放下他吗?

不能。

你还能接近他吗?

不能。

那么你对他的感情是什么?

是爱吗?

你,爱他吗?

 

王杰希记得自己大学的时候,上铺的哥们儿是个狂热地诗歌爱好者,他曾经在他的桌子上看到过一本诗集,装帧十分华丽,扉页上印着一句话:“你是我神秘的,遥远的,不可言说的玫瑰。”

 

叶修病好了之后,王杰希因为一个案子连续在警局住了几天。那段时间里叶修隔三差五会来看他,都被他找借口避开了。

他站在办公室的窗户边,看着叶修离开的背影,深深吸了一口气。

最终他下定决心,给叶修打了一个电话。

“你16岁了,已经算是半个大人,已经具备了独立生活的能力,我想你是时候从我的房子里搬出去了。”王杰希坐在公园的长凳上,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像是一个成熟的大人。

电话那头静了一会儿,然后叶修的声音传过来:“不。”

“为什么?”

少年的语气带着从未有过的任性:“因为你这儿我住习惯了。”

王杰希垂下眼沉默半晌,开口道:“那么就我搬走,我那里,你可以住到18岁成年之后再离开。”

听筒里传来一声简短的好,然后电话被挂断了。

王杰希看着公园的花坛里种的玫瑰,发了很久的呆。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