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

努力写有意义的故事 请勿转载 杂食

【王叶】非典型性依赖(02)

*雷

现代AU

年龄差年上

私设

OOC

鞠躬。(心)

02

 

“王队早。”

“早。”

王杰希礼貌地向一路上打招呼的组员颔首示意,打开门,进了办公室。上一个恶性抢劫杀人案刚刚告破,电视台要到警局采访,他作为案件专案组组长是重点采访对象。局长专门给他罗列了一堆注意事项,足有一本新华字典那么厚。他看着桌面上那一叠密密麻麻全是字的A4纸,无奈地伸手揉了揉鼻根,正要翻开,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

“队长。”乔一帆推门进来,手里抱着个保温瓶,回身关上了门。

“怎么了?”王杰希正色道。

乔一帆刚进警队不久,对王杰希这个警队传奇满心满眼都是敬畏,被他这么一看,顿时有些无措。

“没、没什么,”乔一帆低下眼,看到自己手里的保温瓶才猛然想起什么似的往王杰希面前一递,“哦!这、这是我妈熬的汤,可以安神养胃的。前段时间队长您忙得饭都没能好好吃,总共也没睡上几觉,我就带了点来给您尝尝。”

说着,乔一帆眨了眨小鹿一样的大眼睛,拿着保温瓶的手伸到了王杰希办公桌的上方,似乎在征求他的同意。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乔一帆被他看的发憷,直想放下东西就跑。

半晌,王杰希撑着额角轻轻点了点头:“谢谢,有心了。”

乔一帆如蒙大赦,将保温瓶放到了桌面上。

“还有什么事吗?”

“哦!没了,没了。那我就不打扰您了。”乔一帆机械地转身,沉了沉气才迈出步子,生怕自己走成了同手同脚。

还没走两步,他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身:“对了!”

王杰希抬眼看他。

“那个……许哥想让我问问您……再过几天是林杰队长的忌日,”乔一帆低着头,用余光小心翼翼地往王杰希的方向看了看,“您,跟我们一块儿去吗?”

 

此时此刻,门外,重案一组所有队员正人挤人地趴在王杰希的办公室门上偷听,一个接一个排成了一串手机信号。

最里面的许斌听到乔一帆的话,气得鼻孔直冒烟:“乔一帆你笨死算了!要你何用!”

一旁地方士谦接话:“你还有功夫骂他,先把自己的碑刻好吧。哎!别挤!”

“别挤!”不知是谁又悄声说了一句。

“我去!”

“嘘——”

 

办公室里一阵诡异的沉默。

乔一帆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快要把他冻僵了。

王杰希低垂着眼眸,脸上看不出情绪。就在乔一帆以为他不会回答,正着急找不到借口离开的时候,他缓缓开口:“不了,你们去吧。我那天有事。”

“啊,好的!”乔一帆急忙往外走。

“等等。”王杰希叫住他。

乔一帆僵直着身体转身,看到王杰希往保温瓶上看了一眼,扬了扬嘴角。

“帮我谢谢阿姨们。”

乔一帆愣住了,一时没反应过来。

“出去吧。”

“哦哦,好的。”

门外所有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光速撤离了作案现场。几个女队员红着脸回到位置上,捂住了嘴低声尖叫:“啊——他看出来了,他看出来了!”

 

“林杰队长的忌日……”

王杰希看着办公室门上银色的门栓,疲惫地闭上了双眼。

4年前那个深冬的长夜,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废弃化工品仓库,14岁的叶修躺在他怀里,早已昏迷不醒,身旁是腹部中枪的林杰。

“队长!我扶你起来。”王杰希将叶修搂在臂弯里,一手抓住林杰的手臂,奋力地想要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那时的林杰失血已经非常严重,火光映在他身下的血泊上,刺得人眼睛生疼。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掰开了王杰希的手:“人质要紧……先护送人质撤离。”

“不,不我们一起出去!一定有办法的!”

林杰曾经调侃过王杰希,说他就像一个魔术师,想法奇诡,变化多端,侦查手段一流,总能在意想不到的时候给予罪犯致命的打击。

所以这一次他也能想到办法的,让大家都安全的,两全的办法。

可是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灼热的火焰和不知何时就会爆炸的化工废品。

王杰希红了眼眶:“队长!快起来!”

“王杰希!”林杰竭力抬起上身,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拉到面前,“你入警宣誓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

王杰希愣住了,他慢慢瞪大了眼睛,表情因无法控制悲伤的情绪而渐渐扭曲。

他狠狠闭了闭眼,打横抱起叶修,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林杰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缓缓抬起沾满鲜血的右手,朝王杰希敬了一个礼,姿势因为脱力,已经不那么标准了。

王杰希转身,泪流满面。

“啊——”他嘶吼着,冲向仓库大门。

队长,等我回来!

然而就在他冲出火海那一刻,爆炸应声而起。冲天的火光如同绽放的烟花,燃尽了仓库里那个人一生中最灿烂的时刻。

 

救援迟迟赶来,王杰希将叶修送上救护车,坐在轮床边上呆愣了很久。耳边是各种各样的声音,有人来询问他的情况,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回答了些什么。

化工品助燃的大火难以扑灭,林杰被从废墟里刨出来的时候,只剩一抔骨灰。大火融化了四周的积雪,雪水冒着白烟流淌到王杰希脚边,如同林杰未曾熄灭的热血,依旧东流。

王杰希缓缓站直身体,向着林杰葬身的地方,坚定有力地抬起手,敬了一个庄严肃穆的礼。

 

“我宣誓:我志愿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jing察,献身于崇高的人民公安事业……”

 

王杰希花了一上午的时间看完了局长给的注意事项,直起身的时候觉得整副骨架都在咔咔作响。

他习惯性地往办公桌的右上角看了看,那里整齐地摆放着各种案件卷宗,在最靠近手边的地方,是一本叶芝的诗集。

局里有段时间一直在传,说王杰希看着是头猛虎,没想到内心居然这么细腻。

其实王杰希不喜欢读诗,也不是个会把自己的喜好摆到台面上来供人品评的人。他的办公室不大,所有东西分门别类井然有序。靠墙的地方立着个小小的木书柜,所有表彰证书、锦旗、勋章都整齐地存放在里面。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没有一样是与工作无关的东西,除了那本诗集。

那是他的钉床,他的教义,他就像个苦行僧一样恪守着,修行着,直到心中的猛虎不再暴躁咆哮。

王杰希拿过诗集,手指轻轻抚过封面上复古的花纹,一字一句默念:“你是我神秘的,遥远的,不可言说的玫瑰。”

 

叶修打着哈欠从后门进教室的时候,刚下早自习。

他自认为已经够低调了,结果进门的一瞬间,原本哄闹的教室顿时跟按了暂停键一样鸦雀无声。

叶修嘴角抽搐了一下,双手插进外套口袋里,若无其事地走到最后一排座位上,书包往桌洞里一甩倒头就要睡。

前排的桌子突然叮咣一通乱响,有人说话:“哎不好意思啊往那边让让……妹子可以呼吸了,不然待会儿就得做人工呼吸了。”

这声音一听就是黄少天,叶修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

“哎起来啦起来啦太阳照屁股了再不起床就该吃宵夜了!”黄少天趴在叶修耳边大吼,“这一大清早的就睡觉成何体统我告诉你你这个样子在古代是要浸猪笼的!!!”

叶修一把推开黄少天的脑袋,揉着耳朵眼抬头:“有话快说。”

黄少天倒坐在前排的凳子上,看了看叶修睡眼惺忪的脸,又伸头往窗外看了看,一脸难以置信。

“啧,干嘛?”叶修皱着眉头。

“我看看今天出的是不是太阳。”

“别打扰我睡觉。”叶修说着又要趴回去。

黄少天眼疾手快,一把拦住叶修快要倒在桌面上的头:“别啊你听我说,这学期数学老师换了,是个叫张新杰的变态,他……”

“哟,这不是叶神吗?您老人家屈尊降贵来上课了?”

这个声音,这个语气,黄少天听得牙根一阵泛酸,回头一看果然是刘皓。

他抱着摞试卷站在讲台上,吊儿郎当地勾着嘴角,眼里满是挑衅的意味。

黄少天心头不爽,刚想给刘皓来个标准的连环嘲讽十六式,就被身后的叶修一把拽住了手臂。他回头,发现叶修眼里早已睡意全无,此刻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刘皓。

两人隔着整个教室对视。叶修就这么坐着,身上的气势却丝毫不输刘皓。刘皓似乎被叶修的态度激怒了,张口想要再说几句什么的时候,上课铃响了。刘皓气急,狠狠瞪了叶修一眼,不情不愿地回了座位。

一个高俊的青年穿着笔挺的西装进门,走上讲台,把手里的数学教案放在讲桌的正中央。他用手指轻轻将课本因为震动而歪斜的一角拨正,然后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金属框眼镜,看向刘皓:“副班长把试卷发下去。上课。”

 

叶修头一晚玩了一个通宵的游戏,早上没睡觉就直接来了学校。本来也不困,但实在懒得听课,于是干脆一上午都趴在课桌上睡得昏天暗地,到中午才被饿醒。

他揉着肚子迷迷糊糊抬头,看到了坐在他面前的苏沐橙。

“吃吧,给你带的。”苏沐橙把饭盒推到叶修面前。

午休时间,所有人打球的打球,吃饭的吃饭,教室里空空荡荡。

叶修笑了笑:“谢了。”

“行了,快吃吧”苏沐橙笑得眉眼弯弯,她一手撑着下巴,“你昨天给我发消息说要来学校的时候,我都吓了一跳。我还以为你高考之前都不会来了。”

叶修吃的满嘴油,含含糊糊地开口:“心情好就来呗。”

苏沐橙知道叶修这不是真话,但也没再往下问,只是静静地看他吃完,把手里的纸巾递给他。

叶修吃干抹净,仰靠在椅背上长舒了一口气。他咂了咂嘴,伸手从书包里掏出根棒棒糖,剥开糖纸塞进嘴里一下一下咬着。发现苏沐橙瞪着大眼睛看他,才突然反应过来,又掏出一根递给她:“来一根?”

苏沐橙急忙摆手:“我不要。你怎么……”

她指了指叶修嘴里的糖。

“哦,烟瘾犯了。”

苏沐橙绣眉轻蹙,表情看上去有些悲伤:“是因为,那个人吗?”

苏沐橙和叶修从小学开始就是同班同学,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好。她是唯一一个了解叶修17年来所有经历和遭遇的人。

她知道他的骄傲与痛苦,也知道他深埋在心底那难以启齿的思慕。

叶修挑眉,咬着糖棒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模糊:“他不喜欢我抽烟,就戒呗。”

苏沐橙听着叶修的话,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两人面对面沉默半晌,苏沐橙才开口:“对了,你……真的要组战队吗?”

叶修把视线从窗外的云上移到苏沐橙脸上,认真的点头:“是。”

苏沐橙眼睛亮了亮,她知道叶修一旦下定决心要做什么事,就一定不会食言:“那到时能带上我吗?我虽然没有你那么厉害,但考上B市的大学应该没问题。”

叶修伸手揉了揉她额前的刘海,笑得眼角都弯了下来:“行啊。”

 

电视台的采访一直折腾到了下午4点,王杰希连身上的制服都来不及换,一路马不停蹄,才终于在4点半之前赶到了叶修的校门口。

他把车停在路边的临时车位上,下了车,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靠在车门上等叶修下课。

4点半下课铃声准时响起,安静的校园渐渐喧闹起来,叶修哈着寒气夹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往校门口走。

一旁黄少天跟肖时钦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木棍打得尘土飞扬。

快到校门口的时候,黄少天拉开架势,大喝一声看本剑圣灭了你个弱鸡,对着肖时钦刺了过去,却不想肖时钦敏捷地闪身多开,黄少天一个没刹住砰一下撞到了叶修身上。

叶修双手插在裤兜里,被突然一撞,重心不稳往前踉跄了几步,差点摔了一个大跟头。

“哎我去你俩能不能再弱智一点儿!”叶修好不容易站稳了,正准备回身接着骂,一抬头,一眼看到了等在校门口的王杰希。

他曲着一条长腿随意地靠在车门上,正式的公安制服让他看上去禁欲而英气,不时有女生从他身边路过,向他投去好奇的目光。

这个王大眼儿,穿这么招摇干什么。叶修一阵腹诽,虽然确实是人模狗样的。

王杰希显然也看到他了。他站直了身体,目光直直投了过来。

叶修跟黄少天和肖时钦打了个招呼,定了定神,朝王杰希走了过去。

他其实非常紧张,因为王杰希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到校门口来接过他了。

说不欣喜是假的。

“你怎么来了?”叶修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抬头看了一眼王杰希。

他似乎有些疲惫,眉头轻轻皱着,眼下有一圈浅浅的青色。

他低头,伸手扒开叶修身上的羽绒服,看到里面的毛衣后神色才放松了一些。

“今天没什么事。魏老师给我打电话说你来上课了,我就来了。上车,带你去吃饭。”

说着,王杰希回身拉开了驾驶室的门。

叶修心想,老魏才不会给你打电话呢,是你给他打吧。

他看了一眼王杰希宽阔的背脊,绕到副驾驶的一边打开门,坐了进去。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