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

努力写有意义的故事 请勿转载 杂食

【王叶】非典型性依赖(01)

*雷

现代AU

年龄差年上

私设

OOC

心血来潮又一坑,鞠躬。(心)

01

 

王杰希到的时候,叶修还在房间里玩游戏。他带着耳机光着脚,一腿踩在电脑椅上,叼着烟,手指动的飞快。那椅子是4年前买电脑桌的时候家具城搞活动送的,黑色的手工皮老板椅,坐着还挺舒服,质量也不错。不过被叶修这么踩了4年,再光滑的平原也裂成峡谷了。

明年5月份眼前的这个少年就满18岁了。王杰希站在门边看着他背上微微凸出的肩胛骨,原来不知不觉,他就这么长大了。

叶修全然没有注意到王杰希的到来,手指紧张却有序地在键盘上舞动。单看这双手的动作,不知道的大概会以为他正在演奏某部世界名曲。

王杰希走进房间,地板是木的,皮鞋踏在上面会有轻微的声响。他走到叶修身旁,伸手拿下他嘴里的半截烟在桌上的烟灰缸里按灭,随后把桌上吃剩的方便面碗连同半包烟一起收走。身旁的人这才把注意力从电脑屏幕上移到他身上。

叶修摘下耳机回头,王杰希已经走到门边了。

“哟,来啦。”叶修勾了勾嘴角,对着王杰希挺拔的背影打了声招呼。

看来外面越来越冷了,这老男人又换上了他那件跟草一个颜色的大衣,叶修心想。

他回头看了眼电脑桌的玻璃桌面,在心里啧了一声,烟又被缴了。

 

王杰希没接叶修的话。他在客厅里绕了一圈,把茶几上堆着的几份外卖盒还有之前他带过来的饭盒摞成一摞在茶几上放好,又把沙发上散落的几件衣物叠整齐,端起饭盒进了厨房。

在王杰希印象里,住在这里4年,叶修几乎就没用过这个厨房。

他洗完饭盒放进碗柜,然后把灶台上的空外卖盒都扫进垃圾桶里。扔烟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从烟盒里抽出一根装进了大衣口袋。

屋里暖气开的很足,干完这些王杰希有些热了,脱下外套搭在手臂上来到叶修房门边。少年显然又沉浸在游戏里了,他只穿了件白T恤,肩膀的动作配合着键盘的噼啪声,可以想见此时游戏的画面应该很激烈。

王杰希在心里轻叹一声,看着叶修毛茸茸的后脑勺开口道:“你班主任给我打电话了,如果你再这么旷课,学校只能开除你的学籍了。”

少年敲键盘的动作顿了顿,随即摘下耳机,从老板椅后转身,这动作颇有点霸道总裁的架势,如果忽略他吊儿郎当翘搭在椅子上的腿的话。

“今儿周六。”叶修若无其事地低头整理了一下衣服,答道。

王杰希神色严肃,他做刑警多年,身上那股正气凛然的逼人气质已经难以抹去。当他认真地看着一个人的时候,总会让人从心底一颤,莫名其妙地想对他吐露点什么。

叶修最讨厌的就是他这个样子,这种以一个年长者的姿态教育他的样子。这总会提醒叶修,他们之间的鸿沟,有10年那么长。他一个人去跨越,或许需要亿万光年。

“你已经高三了,”王杰希看着少年低垂着的脑袋,不由得放柔了语气,“听话。”

叶修抓着T恤下摆的手紧了紧。他抬头看了一眼王杰希的眼睛,脚微微用力背转老板椅,轻描淡写地扔下一句:“看心情。”

然后重新戴上了耳机。

王杰希看着少年的背影,沉默半晌,低下眼转身回到客厅。打扫完之后他穿上大衣,离开了。

 

叶修手上动作不停,注意力却全部放在了客厅里王杰希的一举一动上。听到一声轻微的卡塔声时,叶修一个激励,匆忙摘了耳机,跳下椅子跑到客厅。那里早已变回了干净整洁,一个套在布袋里的三层饭盒放在茶几上。

叶修小心翼翼地环视四周,一边寻找一边轻声叫着:“王哥?王叔叔?王大眼儿?”

他走到玄关的鞋柜边,看着紧闭的房门,有些泄气地说了句:“王……杰希。”

 

叶修垂头丧气地回了房间,戴上耳机,重新打开了游戏音效。其实王杰希用钥匙开门的时候他就听到了。他故意关了声音,却依然戴着耳机装作没发现王杰希。

叶修骂了一声老男人王大眼儿,点击鼠标,操控屏幕上早已阵亡的人物复活。

人物一动,聊天框上就弹出了一连串的消息。

夜雨声烦:“大哥你死哪儿去了!!!!!!!!!!”

夜雨声烦:“刚刚有二十几个人追杀我都是你干的好事!!!!!”

夜雨声烦:“你干嘛呢突然不动了?是不是去上厕所了上厕所你说一声啊你这样我很难做啊!!!”

夜雨声烦:“我好不容易周六趁我妈不在偷会儿电脑你居然还晾我你是不是找打是不是找打是不是找打!!!!”

君莫笑:“……”

君莫笑:“刚刚去厕所了、”

夜雨声烦:“我去上厕所这么久大号小号?大号可以理解小号你这个时间有点不正常啊该不会是前列腺有什么毛病吧?这病得治啊趁年轻还有机会你别怕说出来我不会嘲笑你的。”

君莫笑:“……滚!”

夜雨声烦:“哎说正经的你下周来不来上课啊?你是没看见老魏周五那天脸都绿了。”

君莫笑:“看心情。反正去不去学校哥考试照样拿第一。”

夜雨声烦:“我去这么嚣张!来来PKPKPKPKPKPK……”

 

王杰希出了楼道,一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往车库走。

B市的初冬,干冷。深秋的落叶已经被扫尽了。他回头看了眼逐渐远去的单元楼,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根烟。

他把烟放在鼻间深深嗅了一口,然后夹在指间微微用力折断,随手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这根小小的香烟,是他心中的天平,无论往哪一边倾斜,都是弥天大罪。

 

他今天没戴围巾,风衣下是一件薄薄的白衬衫,寒风从领口灌进去,锥心的凉。他伸手整理了一下大衣的衣领,加快了脚步。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