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

努力写有意义的故事 请勿转载 杂食

罪有可赦txt

修改了细节错误和错别字~么么哒。校对小姐姐辛苦了

http://链接:http://pan.baidu.com/s/1hrODpmk  密码:ltz5

这是之前心血来潮写的严重OOC古风,有很多缺点,我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就删掉了。因为有小可爱问我,今天整理了一下,还是决定发出来,短篇,算是开放结局吧。(心)

http://pan.baidu.com/s/1dFcrqrZ《为君长明》密码:qi9o

怎么会有《撒野》这么好看的故事!啊,我死了。
想当年高考的时候,我要也有个顾飞飞在旁边陪着,考个清华都要算发挥失常的。哈哈哈哈哈臭不要脸

心血来潮把所有评论都从头到尾翻了一遍,觉得自己真的太幸福了,能遇到喜欢贺红的各位小伙伴真的是太好了,能被人喜欢真的真的是太好了。

【贺红/番外】贺天和红毛和七夕

下午才知道今天是七夕。赶时间写了个小段子,大家七夕快乐呀~

 

贺天和红毛和七夕

 

曲绫跟贺天正式认识以后,就彻底倒戈了。整天在我面前贺哥哥长贺哥哥短,贺哥哥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师兄你真有福气。

我还不知道他,在小姑娘面前装绅士对这混蛋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曲绫现在已经完全被贺天洗脑了,听不进我说他半句不好,弄得我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七夕那天晚上,贺天吃完饭就把自己关进书房里。我以为他还有工作没做完,就跟小傻狗在楼下玩儿没去打扰他。

管家来问我今晚要不要放灯的时候我才知道是七夕到了。贺家搞这些东西阵仗一般都很大,我也拿不定主意,就让管家先等一会儿,我去问问贺天。

 

我才推开书房,就见贺天眼疾手快,把手里的平板按在了桌面上。我眯了眯眼睛,有猫腻。

关上书房门,我走到书桌前站定。贺天坐在红木椅子上,已经调整好了状态,好整以暇地抬头看我。他下午回来的时候洗过澡,换了身很居家的衣服。这混蛋的身材确实无可挑剔,样式普通的棉质T恤也能被他穿出慵懒性感的感觉。

桌上摆着厚厚的文件,平板电脑被倒扣在上面。

我抱起双臂,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桌面:“偷懒看什么呢?”

贺天不说话,笑得十分邪气,伸手来搂我的腰。我侧身让开,不能让这混蛋轻易混过去。

“你该不会在看什么A片儿吧?”我眯着眼睛问,“一起啊,藏什么。”

这混蛋听了,居然一边点头一边把平板拿起来按开:“我老婆,只能我一个人看。”

一阵二胡乐曲从平板里缓缓流淌出来。我一愣,这不是《鹊桥仙》吗?我记得上次曲绫生日让我给她录的就是《鹊桥仙》。

我满心疑惑,伸手去抽贺天手里的平板,他也不坚持,手一松放开。

 

视频里的是一个男人,没有脸,从脖子以下开始拍的。穿着短袖和运动裤,坐在凳子上,手里拿着一把二胡,在演奏《鹊桥仙》。

我瞪大了眼睛,这他妈的不就是我吗?!

妈的,这视频一定是曲绫给他的,这丫头。

不行,太丢人了,我把视线从屏幕上移到贺天脸上,发现这混蛋一直在看我。

“曲绫给的吧?什么时候给的?”

“秘密。”

“给我删了。”

“不行,熬夜工作的时候就靠这个视频了。”

我气儿不打一处来:“我人就在这里,你还看视频?还是个没脸的视频。”

贺天摇了摇头,笑容看上去莫名其妙地有些色情,眼神若有所指:“有手就可以了。”

我怒极反笑,把平板砰一声仍回桌上:“那你今晚,就待在书房,跟你的右手睡吧!”说完转身,还没走到门边贺天就追了上来。

我没有防备,被他从背后拥住,向前几步抵在了门上。我挣扎着转身,被他两手撑在门背上禁锢在怀里。

“你放开!”

贺天笑着低头来吻我:“生气了?”

我瞪着他不说话。

他拉起我的左手,展开,在我指腹的老茧上细密地亲吻。

我被他这突如其来地温柔弄得脸颊发烫,又不想就这么被他打败,底下眼不去看他。

贺天低声说道:“你知道吗?这些茧是你手上唯一的瑕疵,每次看着你的手我心里都很矛盾。我想把它们都除掉,让你的手变得完美。但我又舍不得,因为这些瑕疵,每一次都让我爽得受不了。”

“你!”

我抬脚一个膝顶,结果被他轻而易举地躲开。

“放开!”

“好,好,不闹了。”他用力抱住我轻声哄道,“来找我干什么?”

我这才想起来到书房来的原始目的。虽然气不过,但正事要紧,我只好开口:“齐叔问今晚要不要放灯?”

“放。”他吻了吻我的额头,“现在就放。”

我被他的眼神蛊惑,放任他牵着我的手出了书房。

 

管家吩咐佣人们把扎好的孔明灯拿出来放到花园里。贺天让我扶着灯,他蹲在青石板路上用点火器点燃燃料。

我轻轻松手,孔明灯摇摇晃晃,朝天空飞去。贺天站在我身边,跟我一起抬头看着闪烁着火光的孔明灯。小傻狗大概第一次见会飞的白灯笼,汪汪叫着,一路追着灯往前跑。

我看着夜空,心想老曲说的“长天净,绛河清浅,皓月婵娟。”大抵就是这样吧。

贺天用一根手指轻轻勾了勾我的手心,侧头看我,眼里星辰璀璨。

我被他的眼神触动,轻声问他:“你说牛郎织女会相见吗?”

“灯会给他们指路的。”他揽着我的腰把我搂在怀里。

我看着他的眼睛没有说话。

“你看咱俩私定终生以后,不是一直都很幸福吗?他们也是一样的。

我:“……”

这个人,跟他说两句正经的怎么就这么难。

虽然他说的对,我确实……挺幸福的。不过我是不会让他知道的。

我和他就这么站在花园里,看着那盏孔明灯划过万里长空,燃尽希望之火。

七夕快乐。

 

“长天净,绛河清浅,皓月婵娟。”——《戚氏·晚秋天》柳永

【贺红/番外】贺天和红毛和吃醋

H预警。本子因为不盈利,所以所有番外都会公开~谢谢小可爱们的喜欢,等准备工作做完之后会发正式的本宣。鞠躬。(心)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42864249582180

我今因病魂颠倒,唯梦闲人不梦君。

关于 是否出本的问题


因为看到了有姑娘问我出不出本,之前也收到过别的私信,所以我就统一回答了。💗

其实在很早之前我就决定把这篇文做成书了,只是打算自己留作纪念,并不考虑出本。但是后来收到了询问,我想了想,反正都要做出来,多做几本也没什么。
我并不打算盈利。正文14W+,还有两篇番外也会收进本子里。这个字数有点多,做无料的话我是无法承担费用的,所以打算以自印的形式。

我的朋友目前正在帮我对这篇文进行排版和校对,她不收取任何费用。然后我又很幸运的遇到了一个正在做无偿封设活动的小姐姐,她答应给这本书做封面。
所以如果自印的话,只需要承担印刷的成本就可以了。

如果大家愿意相信我,我可以来担任这本书的主催,把这本书做出来。

所以在这里我想先做一个调查

如果有想要的姑娘,就在评论里告诉我。如果没有的话,我也会放弃这个想法,只做一本自己留作纪念。

看到这条的小可爱们,请在评论里告诉我自己的想法吧。💗💗

闲言碎语

关于这篇文

其实写这篇文的契机非常偶然。是因为有一次我跟朋友一起去听了一场音乐会,看到台上拉二胡的小哥,我突然想,假如这种乐器放在一个跟它完全不搭的人身上会怎么样。
于是就有了这篇文。
写这篇文是我第一次接触贺红这个圈子,以前我一直以为这对cp很冷,后来才发现原来有这么多的人喜欢他们。
最开始决定用第一人称写的时候,朋友跟我说,你想好了,第一人称喜欢的人不多。我仔细想了以后,还是决定用第一人称。因为我觉得红毛其实还挺适合第一人称的。
我一直认为,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两个人要纠缠在一起,总会有理由。贺红两个人,我想要让他们拥有更复杂的经历和更多变的性格,只靠阿先漫画里的人物,以我的能力是做不到的,于是就有了原创人物。
这个故事在最开始构思的时候,呈哥还没有名字,写大纲的时候我还在想,给呈哥起个什么名字好哈哈哈。
我个人比较偏爱那种性格里带着点偏执色彩的攻,所以在写贺天的时候就不由自主地把他往这个上面去写了,要给贺总说声抱歉。
这是我第一次尝试用第一人称去写一个十万字以上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的不足。
在这里要感谢看这篇文所有小可爱们,谢谢爱贺红的你们一直以来给我的支持和宽容。
还有一直支持鼓励我的好朋友,如果没有她,我很有可能会坚持不下去,真的非常感谢。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应该都不会再写贺红了,这是我心里关于他们的故事,讲完了就没有了。要跟因为贺红关注我的小可爱们说声抱歉,咱们有缘再见啦。
如果需要这篇文的txt,我会修改一下错别字然后发出来。
再次鞠躬,谢谢阿先创造出这么好的两个人,谢谢喜欢这篇文的你们。(心)